欢迎光临!

正文

童书·专访|韩煦:美女模特然然办公制服诱惑我不否认绘本的功能性,但更应考虑审美

Jul 12
admin 2019-07-12 07:17 人体艺术高清大图   浏览量:   次

原标题:童书·专访|韩煦:我不否认绘本的功能性,但更应考虑审美

韩煦,新锐插画师、自由艺术创作者,1987年生于山东,2010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后就读于意大利博洛尼亚美术学院插画出版专业,获得艺术硕士学位。现居青岛,从事插画及儿童绘本创作,同时创办了“有书童想”艺术体验中心,致力于少儿美育和阅读的推广。其图画书处女作《走出森林的小红帽》曾荣获意大利全国高等艺术院校CLAUDIO ABBADO竞赛插画金奖、2017“我最喜爱的童书”图画书组金奖等多项大奖,同时入选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TOP10,并入围第五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海外版权已输出到法国、瑞典、韩国等多个国家。其后,她创作的低幼绘本《章鱼先生卖雨伞》在去年底由接力出版社推出后也广受好评,并获得了2018年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家大赛的大众选择奖,入选2019年第56届博洛尼亚国际书展“中国原创插画展”。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图画书的创作、原创绘本发展等话题采访了韩煦。

韩煦

澎湃新闻:你的图画书创作可以说起点很高,《走出森林的小红帽》拿了很多奖,最初怎么会想到要改编这个经典童话故事的呢?我们知道,这些年对于这些经典童话在各种艺术形式中的颠覆性改编都很多,其中有没有对你产生过影响或启发的?为什么会想到把小红帽变成盲人呢?

展开全文

韩煦:《走出森林的小红帽》是我的硕士毕业作品,主题的选择源自于一次课堂练习,没有特别的选题用意。在确定了我要改编《小红帽》故事之后,才渐渐把自己在国外的留学经历、自己对生活的感悟放入故事里,这期间我也多次想到了一位我认识的艺术家美女模特然然办公制服诱惑,在他青年时期由于创作时间太长造成了用眼过度而双目失明美女模特然然办公制服诱惑,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艺术创作美女模特然然办公制服诱惑,而是从绘画转做了陶艺,用手表达他的坚强、用手继续塑造美好。我希望我的小红帽也可以这样,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心能够指引她未来的路。作为毕业作品,毕业论文也是围绕作品来写的,我也搜集了一些关于《小红帽》的各种改编,有严肃的、有诙谐的,但只是作为认知的拓展。

澎湃新闻:王晓明老师给《小红帽》写的导读里提到,在这本书的封底,我们以为已经被小红帽感化的大灰狼,决绝地丢弃了小红帽给它包扎伤口的衣角,他认为这体现了图文之间“一个故事各自表述”的意图,对此,能不能谈谈你自己的看法?

韩煦:封底的这个情节其实是出版社编辑老师们的提议,最初我对这个故事结局还是希望以圆满结尾,狼由邪恶彻底感化为善良,但是正如编辑老师们说的,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许多事情存在多面性,我们也不能武断地评判,我觉得很有道理,并且很喜欢他们的这个提议,这样,也给读者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可以按照每个人不同的理解来解读。每次做活动我都会问现场的小朋友对于结尾的看法,有的小朋友会说:“衣服绷带太勒脖子,狼不舒服,所以扔掉了”或是“他的伤好了,不需要绷带了”等等,是不是很可爱?

一本好的图画书并不是文字有多长,图画得多么精美,我认为的好书是图文关系配合的情况,比如无字书、图画与文字相互补充相辅相成、图画与文字各说各话却可以合二为一,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澎湃新闻:《走出森林的小红帽》和《章鱼先生卖雨伞》都采用了拓片剪纸的手法来创作,你为什么对这种创作手法情有独钟呢?在以后的作品中会继续使用吗?

韩煦:我其实很喜欢版画,但是版画的工序复杂,对场地和设备也有一定的要求,而拓印是我找到的一种效果有点接近版画但是操作起来又没有版画那么繁琐的方法;拼贴的图形的边缘线很清晰、视觉冲击力很强,两者的结合产生了1 1>2的效果,我很满意并沉浸其中,所以之后的作品也会继续使用这种技法。

澎湃新闻:同样采取这样的创作手法,在《走出森林的小红帽》里确实如王晓明先生所说比较有紧张感、粗粝感,完全不柔和,但是到了《章鱼先生卖雨伞》里却没有这种感觉,显得明艳活泼,这完全是因为内容造成的吗?还是你在手法上有什么微调?

韩煦:您的问题很细致。在拼贴拓印技法的基础上,我会针对自己的每件作品寻找最合适的表达方式。《走出森林的小红帽》用到许多粗头的彩铅,拓印出来的肌理会有颗粒感,而《章鱼先生卖雨伞》用的都是细头彩铅,相对柔和一些。除此之外,两个作品的拓印还有一点区别,《小红帽》里的一些形象的颜色是有过渡的,比如刺猬,我用了深棕浅棕两种颜色,而《章鱼先生》里的所有图形元素都是平涂。这些手法上的调整都是与作品的内容、设定的目标读者群和我想传达的情绪有关。

澎湃新闻:《小红帽》无论在内容还是视觉表达上都有其比较成人、比较多义的一面,但到了《章鱼先生》,故事节奏和画面都是很纯粹的低幼绘本了,这是你自觉的一种创作方向的调整吗?

韩煦:《章鱼先生》属于低幼认知故事绘本,目前国内的低幼原创绘本系列不多,所以我想尝试这个领域,我把自己的低幼书定位为认知故事,即所有的认知都由一条故事主线串联起来。对于低幼年龄段的小朋友,他们才刚刚认识这个世界,不需要隐藏太多的寓意在故事里,单纯最好。

澎湃新闻:你在图画书方面还有什么新的创作和出版计划?

韩煦:《章鱼先生》将会是个系列作品,我正在创作《章鱼2》和《章鱼3》,会根据故事需要而对技法进行微调,特别是在《章鱼3》里,大家将会看到视觉上的变化。当然除了低幼认知故事绘本,6岁以上年龄段的绘本我也会继续创作。

澎湃新闻:你在童书插画界最高盛典的博洛尼亚插画展的所在地念的硕士,能给我们介绍下博洛尼亚当地以及你就读的美术学院在童书、插画创作方面的整体环境是怎样的,对你的创作有怎样的影响或者提供了怎样的便利吗?

韩煦:博洛尼亚的插画氛围很浓厚,除了当地的美术馆以外,许多独立书店甚至是咖啡店、餐厅都会不定期举办小小的插画展。我从2012年至2018年每年都会参加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除了主展会,还有几个固定的场所是我必须去的,比如一个名叫ZOO的书店,每年都有不同的插画家举办个展,不仅能看到他们的创作草图,还可以见到本人交流一下。

其实对我的创作帮助最大的还是我的实习阶段。我在博洛尼亚市中心最大的儿童书店实习,本来我以为工作会很枯燥,要不停地整理书,结果我幸运地被分配了看书的任务,除了看大量优秀的绘本,书店的老板和同事也经常给我解析怎样欣赏一本书,渐渐地我对绘本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并且确定了我未来的职业——绘本创作。

澎湃新闻:这些年中国的原创图画书发展很快,涌现了不少优秀的年轻创作者,对于目前中国原创图画书的现状你怎么看?

韩煦:中国图画书市场的发展非常快,许多优秀的创作者也是我的朋友,大家都在努力做作品。在意大利,成年人喜欢买绘本、看绘本和收藏绘本,他们觉得绘本是一件艺术品。在中国,成年人也渐渐喜欢买绘本,可以用来教育孩子。 当然这只是纯个人的一个大体的总结。我不否认绘本的功能性,但是把绘本作为教育工具之外,还可以考虑绘本的审美功能,也就是说注重图的作用。这么多中外优秀的插画家,把自己一生的艺术修养做成总结,做成一本本美丽的图画书,不同的艺术风格组成了庞大的艺术宝库,从阅读中把美渗透到我们的眼睛里和心里,把美渗入生活中,无形中影响着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的艺术修养。

澎湃新闻:你目前还在做一些少儿艺术体验及美育和阅读的推广工作,这部分给你的童书创作有没有带来什么影响和启发呢?

韩煦:每个星期都和孩子们接触,虽然脸上的皱纹多了,但是心里的曲折少了。他们的纯粹、可爱、调皮、张扬、羞涩,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着我,像是一面镜子,让我审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帮助我成为像孩子一样的更好的自己,更自然地融入孩子的生活,理解他们,然后做出他们喜欢的图画书。

【亿邦动力讯】7月10日消息,敦煌网针对《翻新产品准入类目规则》进行调整。该规则将于2019年7月12日正式生效。

美国《华盛顿邮报》3日发表一封给美国总统的公开信。这封题为《把中国变成美国的敌人于事无补》的公开信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傅泰林、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成、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前美国国务院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和前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等人撰写,并有其他94名美国的“中国通”联署。

引导大宗货物长距离运输转向铁路、水路


    友情链接